何边

他在密西西比河的岸边,

找到了冻结成干的野菜,

发着抖,迅速的摘下塞进嘴里,

喘着气,他忽然听到身后有个声音,

回头一看,是渡河的三只麋鹿,

他下意识的抄起拐木,

就像举起猎枪一样,举起它,

瞄准,呼吸,砰——

连枪托传来的后座力他都模仿出来,

所有一切都和真的一样,

唯独河中的麋鹿没有倒下,

它们渡过大河,走进对岸的树林。

而这个没有枪的猎人,

躺坐在岸岩上,呼吸着冰冷的空气,

脖子、后背、左脚的伤,

还有死去儿子的下巴,

在不停划擦着愤怒的心石

……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