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边

时间只会导向毁灭,它不会证明任何事情。

在太空没有人能听得到你的惊叫。

雨水来得仓皇,

空气冷得太突然。

落日回了家,
拉起了绯红的窗帘。
发情的狗,
汗湿了城市的沥青路。
参差的高楼指着天空,
草出了荒芜,
这个夏天的我,
是杭州沉寂的流浪人。


呼啸的列车,

点了远空的夜灯。

在空调房睡了一天的风,

烧起了热浪,

穿着西装的人,

裸对情妇,忘了一天的疲倦。

睡在太子湾花丛里的我,

在这个城市独自流浪。


喝醉的男女,放不过自己,

只好清醒地假装,嘶吼着狂妄,

真实太难负担。




我是农民

食堂

到最后,认识的都是自己。

这小子怕是要火一段时间了~